视力保护色:
蒋村龙舟匠心造

信息来源:杭州日报 发布时间:2018-06-14 字体:[ ]

晨光熹微。

72岁的陈小狗挎着用了几十年的工具箱,穿过蒋村花园,来到晴川街上。

这是一条西溪湿地北面的喧闹街巷,住着的多是蒋村原住民,路两边早点店、杂货铺、小超市、社区银行等鳞次栉比。

陈小狗缓缓走着,直到在晴川街109号站定。

家之外,这是老陈最常来的地方。

锈迹斑斑的卷闸门缓缓拉起,一道光亮透了进去。

四艘斑驳破旧的老龙船层层叠叠堆在一起,船上有几只色彩绚丽的龙头,用塑料袋盖着,还有些大小不一的划桨、龙尾散落在角落。作坊中间,一只尚未完工的龙

舟倒扣着,是公羊会一周前订购的。

这个平时少言寡语的瘦削老人,打量着龙舟作坊的每一个角落,眼睛里有了异样的光彩。

他走到工作台前,台上刻刀、锉子、锤子、墨斗等工具堆成一堆,还有几块待打磨的船板。

两块木板拿在手上比较了一下,老陈操着当地的土话小声嘀咕了几句,拿起一块厚板小心地锉了起来。

沙——沙——,刨木花飞溅。

一盏茶的工夫,小他3岁的老伙计周法田来了。

“老陈,搭把手,把龙舟抬出去。”周法田是个大嗓门,向陈小狗招呼着。

那艘倒扣着的龙舟被抬到了作坊门口。老周张开粗糙的大手,比画着船板的宽度、高度,随后拿起锤子“咣—咣—”敲打起来。

老周说,造船的步骤不多,但每一步都很考验手艺。

首先,将香樟木锯断后刨成平滑的木板。接着,先做船身,再造船底,然后将每块木板组装起来,龙身就成形了;将木头的每一个角落,都刷上桐油,每年一次,

连续刷三年,这样才能经久不腐;最后在龙舟赛前,在龙身上装好精心雕画的龙头。

一艘龙船,两个人通力合作,差不多需要耗时10天,要用到10块木材、1500个钉子。

“我们的龙舟是没有模型的,纯手工制作,质量好着咧,蒋村花园40多条船,有一半是我们做的,仓前、五常、双桥的村民都来订购我们的龙舟。”

“前两年我们给公羊会做过一艘龙舟,还漂洋过海到美国参加表演呢。”

跟记者说起这些,周法田语气中透着自豪。

龙头是龙舟的灵魂。

作坊里的几个龙头,做得栩栩如生,龙头高昂,口吐红信子,雕刻的眼睛在弹簧作用下上下跳动,用了红、黄、蓝、绿、黑等5种颜色。

“龙头的嘴巴一定要大,牙齿要龅,眼睛要突出,颜色要鲜艳,这样才显得很威风、有气势。村民们的本意仍旧是图个吉祥,并借此让自己的村子在龙舟比赛中取

得好成绩。”陈小狗说。

“龙头很难做吧?”记者问。

“制造龙头工艺相当复杂,从龙嘴至龙角,有十几道工序,选木、裁板、雕琢、打磨、抛光、上色装饰……一道也不能少,而制作龙头最难的是雕刻龙嘴,一旦失

手,将前功尽弃。”老陈慢吞吞地说。

慢工出细活,制作一个龙头差不多需要1周时间。

吃完中饭,两人会坐在长条凳上唠唠。

“每年端午,我们这里比过年还热闹,家家户户都按照传统,先‘请龙王’、再划龙舟,聚集到西溪湿地的深潭口。”周法田挑起了话题。

“热闹是热闹,整个蒋村地区,会做龙舟的不到10个人喽。”陈小狗表情有些怅然。

“是啊,做龙舟这么辛苦,又赚不了什么钱,年轻人谁还干啊。”

做了60多年龙舟的老陈,特别提到了一位叫余顺喜的老艺人。那是位老陈自叹不如的老师傅,早已过世。

“合建村、登云圩、包建等村子里有三个解放前的老龙头,都是老余头做的,手艺很好,每次在龙舟胜会上亮相,都很吸引人。”

“龙舟就是我们最宝贝的东西,哪一天我们也做不动了,不知道后辈们该如何一代一代把龙舟精神传下去。”

两位老人哑然。

晚上,几点星光在天空的西面忽明忽暗。

老陈重重地拉下了卷闸门,跟周法田在巷子里分道扬镳。“这两天抓紧了,下水前给龙船抹上一层桐油,端午前必须交货。”

街巷深深,是两位老人渐行渐远的背影。

关于龙舟的无上荣光、些许遗憾和


【辅助线】【关闭窗口】

上一篇:
下一篇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